全天贵州快3计划_贵州快3走势图表_贵州快3分布图

我们在讨论这篇通报的标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8-04-04 16:25
文章描述:我们在讨论这篇通报的标题的时候,又曾经提到“的”和“得”的问题。这个“得”字原来跟“的”字不同音,所以写起来不混。后来也同音了,于是“得”也常常写成“的”了。可是

我们在讨论这篇通报的标题的时候,又曾经提到“的”和“得”的问题。这个“得”字原来跟“的”字不同音,所以写起来不混。后来也同音了,于是“得”也常常写成“的”了。可是一直都只是混着写,“得”字并没有绝迹。这两个虚字的写法有没有分别的必要呢?这两个字的意义不同,虽然在大多数场合写成一样也不至于误会,可是确实有些地方会产生歧义。例如“这些花儿画得好看”不同于“这些花儿画的好看,(真的并不好看)”,“这两个花瓶小得有意思”不同于“这两个花瓶小的有意思,(大的不怎么样)”。所以维持两种写法还是值得的。况且两个字意思不同,你心里是哪个意思就写哪个字,也不会有疑难不定的情形。

“做”和“作”本来是一个字。古代只有“作”字,是个入声字。后来在说话中变成去声,可是读书音还是入声,就有人造出一个“做”字来代表说话的去声字音。“做”字的历史也不短,宋朝已经有了。这种“文白异读”的现象,现在许多方言里都很普通,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一处方言里没有这种现象,不过有这种异读的字,各地有多有少罢了。“做”和“作”跟别的文白异读字不同之处是:别的字只有一个字形,说话用一个音,读书用另一个音;“做”和“作”两个字形,说话里边有些从书面里来的字眼,也说“作”,读书的时候遇到“做”字可不能读成“作”。但是在有入声的方言地区,写这两个字倒不成问题,因为音不同。大多数北方方言没有入声,“做”是去声,“作”也是去声,完全同音,意思又相同,什么时候写哪一个字,这就麻烦透了。

上一篇:云南在历史上是有名的瘴疠之地

下一篇:没有了